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探索 >  正文内容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253章 小两口斗殴”?(1)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运城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她一整个晚上等着他,就是想要和他一起庆祝自己出了院。

    只是苏悠悠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将所有的饭菜都亲手倒进了垃圾桶,然后将碗筷全都端去了洗碗槽里。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将所有的东西都给整理好,然后回了房间。

    其实,她真的很饿。

    除了今天根本没有吃下多少东西之外,还做了一个下午的家务活。她的胃,不知道已经第几回唱空城计。

    可眼下,她却是半点胃口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苏悠悠这一回到卧室里,头一沾到枕头就睡了过去。

    夜里,苏悠悠是被渴醒的。

    脑袋,也不知道怎么的,又好像有些昏昏沉沉的。

    苏悠悠起了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脚有些使不上力。

    不过还好的是,临睡之前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放了一杯水。

    手一伸,就能轻松的勾到了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的水。

    喝了水,脑袋也清醒了不少。

    苏悠悠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就出了房间。
开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其实,她是想要多倒一点水。

    睡了一觉,那些不该有的烦恼好像少了些,肚子也感觉到了饿。

    可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她只能用一些温开水,支撑到天亮。

    只是除了房门的时候,苏悠悠看到了客厅里的茶几上摆放着的那个刚刚吃过的方便面盒子……

    苏悠悠自小就有些怕黑,时常被顾念兮嘲笑自己是色大胆小怕狗咬。

    因为怕黑,苏悠悠就算睡着了都会在家里点亮一盏灯。

    自从住进了骆子阳的别墅,这男人好像也习惯了这一点。

    所以就算他们两人都回了房间睡觉,客厅里也会点着小灯。

    可苏悠悠宁愿,这个时候没有这盏小灯,让她看到茶几上摆着的那个空了的方便面盒子。

    骆子阳,你是有多么不愿意吃我煮的东西,你是有多么不愿意看到我?

    宁愿吃方便面,也不肯吃我费劲了苦心做的那些饭菜?

    那一刻,苏悠悠的鼻尖酸酸涩涩的。

    本来,她是想要敲开骆子阳的房门,将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的。

    可最终,苏悠悠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苏悠悠靠在窗前,一直到天明……

    与此同时,城市阴暗处的酒吧里,凌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请问这是怎么回事?二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往那个女人的被子里放了东西。

    为了对付这个女人,凌二爷这些东西可都是用的上等的货色。

    无色无味,可效果特别的好。

    能让人********,享受人间极乐。

    这,可是花费了他不少的钱。

    不过只要今晚这个女人能好好的享受,凌二爷是不介意为这个女人花费这些钱的。

    “凌二爷,她已经喝下去了。”

    “那就好。”

    “那些人已经准备好了,”身边的人又报告。

    “那差不多可以行动了。对了,你们这么做难道不怕这个女人会突然反咬你们一口么?”凌二爷突然来了兴致。

    “凌二爷,您就放心好了。这样的女人,酒吧里见多了。你可别看这个女人是什么千金小姐,光是看她的那个架势,就是个行家。这样的女人,背后的那些龌龊事肯定没少做。”六子听到凌二爷的这番话,便开了口。

    其实进来这酒吧都是他一人在操办的,所以这些事情他现在比凌二爷还要清楚。

    “那就做好一点,不要让人抓到了把柄。好了,我们开始行动吧!”

    说着,一行人朝着那个脑袋开始有些迷糊的女人走去。

    女人只感觉形形色色的男人围绕在她的身边,这感觉好极了。

    她痫病是怎样产生的对着那些人笑,对着他们展现自己妖娆的舞姿。

    她从没有成年的时候开始,就在这样的舞厅玩了。

    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是几个。

    有时候,玩着玩着,还和那群人玩到了酒店的房间里。

    不过这些,女人一点都不在意。

    反正玩的时候,只要记得带上雨伞,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再说了,一个人能年轻几次?

    不趁着身体年轻的时候好好的玩玩,还要等到年老了不成?

    这是,范思瑜的想法。

    所以,当她的身边围着这么多的男人的时候,她仍旧开心的笑着。

    因为她觉得,这是她的魅力。

    能让这么多的男人,围着她一个女人转,还不是女人的魅力,是什么?

    这也的感觉,让原本在凌二爷那边备受打击的她,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所以,当这些男人中的某一个拉着她的手和她说:“和我们走吧,到更好的地方玩!”

    在这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哪一个会不懂得这话的意思?

    不就是,想要去开房么?

    这有什么?

    所以,范思瑜很爽快的答应了。在治疗癫痫时,使用药物治疗还是别的治疗方法?>
    不过这会儿她不知道是喝的有些高了,还是怎么了,脚有些无力,脑子也有些模糊。

    离开这酒吧,也只能靠在这男人的手臂上。

    不过这男人似乎有些猴急,刚刚进了酒店的房间就迫不及待的在她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范思瑜能够清醒一点的话,她一定会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不止一双手。

    可这个时候的她,脑子在酒精和其他东西的作用下,已经感觉不到其他了。

    一双手也好,很多手也罢。

    范思瑜只觉得,自己的魅力得到了证明。

    这真好……

    渐渐的,她身上的衣服被剥光了。

    她也感觉到,男人在靠近。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范思瑜只是傻笑,享受着这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酒店的房间靠近市区,天亮的时候很吵。

    好像,周围有很多人在说着什么。

    范思瑜这会儿还没有睡的清醒,只是迷迷糊糊听到身旁好像有什么人在说着,在笑着。

    有着很严重的公主脾气和起床气的她,最见不得其他人一大早的在她的房间里这么说说笑笑的。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qqc.com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