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英超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七百九十八章 别人看一眼都不行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运城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其实,河西决在看到这件拍卖品的时候,就已经情绪激动得不行了。

    那东西,是她送给他的。

    虽然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这东西很不起眼,可对河西决来说,却有特别的意义。

    这是她拿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买的,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完完全全是属于她河西决的心意,所以她觉得有意义。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只带过几次,从那次生日之后,就再也没有带过了。

    河西决都以为,或许他早已经丢弃,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秦翩然了,可以卖更好更贵的。

    再见到,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场合。

    他说,那是他最值得珍藏的东西。

    既然这样,那就收着啊,还拿出来做什么?

    河西决红了眼,主持人说的什么,她也听不清了,满脑子都是他要将这东西拍卖掉。

    司鄞见她又哭了,慌了手脚安慰了半天,“西姐,你别难过了,不是说好要放下的吗?”

    放下,见鬼的放下!

    河西决从没想过,原来放下是这么的难。

    她摸了眼泪,在主持人说可以拍卖之后,强行让自己冷建下来,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了牌子。

    既然是她送的,那她就收回来!

    秦翩然看向举起牌子的人,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下来,那些萦绕着自己的阴霾似乎也在这个时候被驱散了。

    河西决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台上走去,接过了这个物品。

    当主持人想问她问题的时候,她直接拿过话筒说道,“我只是想为慈善做一些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谢谢大家。”

    “河西小姐真是人美心善,那我在这里就代表龙氏基金谢谢河西小姐的慷慨了。”主持人只能称赞一番。

    河西决拿着东西直接下来了,到了位置上,对司鄞说道,“小八,你送我回去吧。”

  癫痫的初期症状是什么能治好;  “好。”司鄞给她披上了外套。

    两人一同出了拍卖会,晚宴继续进行着,人们也很快忘记了刚刚的那段插曲,继续了新的拍卖。

    秦翩然送上99万的支票,接下来又买了一些东西,心情似乎不错。

    黄玲玉几次想开口询问,但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最后也只能作罢。

    这一场盛大的晚宴,在龙夜爵的致辞之后,落下了帷幕,也让热闹了好几天的江城,总算宁静了下来。

    河西决提前回家,洗了澡之后,就窝在房间里看电视,看一些能让人开心的综艺。

    可是节目里的人笑得昏天暗地,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手中始终攥着那一枚领夹,哪怕手心被菱角磨痛了,她也没有松开过。

    苏慕烟跟河西爵今晚没有回来,回他们自己的家了。

    家里安静了不少,秦雯来询问过她要不要吃夜宵,被河西决以困为由婉拒了。

    夜里气温又降,闷得让人难受,河西决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茫茫暮色,走着神。

    直至她冷得浑身发抖,才想着拉上窗帘,回到床上躺下,夜已深,是该休息了。

    一阵微弱的灯光闪过,有车子在大门口停了下来。

    河西决看了一眼,昏黄的灯光下,有一抹人影下了车,在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河西决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看了看,是秦翩然打来的。

    她心里一紧,慌乱间直接挂掉了。

    对方似乎在赌气,再一次打了过来,河西决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忙走到窗户边,往大门口的方向看去。

    那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的人,不是秦翩然,又是谁?

    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接起了,用很冷漠的声音问他,“有什么事吗?”

    “出来。”秦翩然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睡了。”

    “不许孩子被确诊为癫痫病,请问这种病能得到很好地治疗吗?睡,出来。”他霸道得不行。

    河西决被他的话弄得十分不悦,想直接挂电话,又有些担心,最后只是沉默着。

    “如果你不出来,我不介意敲门。”秦翩然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牒。

    又是这样的威胁手段,却该死的有用。

    河西决觉得自己完全被他吃得死死的,也只能找了厚厚羽绒服穿上,悄悄的出了房间下楼去。

    门外,又开始下雪了。

    这段时间一直有寒流,让江城提前进入了冬季的状态。

    以前河西决是不怕冷的,可今年的冬天,她特别的怕冷,所以每次出门总是穿得厚厚的。

    尽管如此,她还是被冷风吹得鼻子都红了,缩着脖子从大门里走了出来,怒目的瞪着站在那里的男人。

    他没开口,只是这么看着她,眼神深得叫人心里发颤。

    河西决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只能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有事就快点说,我还要回去睡觉。”

    “我的领夹呢?”秦翩然总算是开了口,却是很不客气的质问。

    “什么领夹?”河西决假装听不懂。

    秦翩然却直截了当的说道,“刚才在拍卖会你买下的领夹,那是我的,还给我。”

    河西决当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他自己都说了,那是她在拍卖会上拍下的,怎么就成了他的东西了?!

    不是应该是她的吗!!

    河西决也从没想过,那个冷静自持,成熟稳重的秦翩然,会性情大变,成为一个人……无赖?

    “你都说了,是我买的,那自然是属于我,不再属于你了,秦先生,还是麻烦你弄清楚这一点吧!”河西决没好气的说道。

    “你都已经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秦翩然坚持己见的说道。

    河西决当真是无语,“你也知道那是我送给你的?可你却拿去卖掉?现在被我买回来了,你觉得还会属于你吗?”

    “会。”秦翩然很肯定的回到,目光如炬的看着她,“只要是我的,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以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后会怎么样,那始终就是我的,旁人碰不得,沾不得,连看一眼都不行!”

    河西决心一瞬间堵得厉害,却找不到话来反驳这个男人。

    占据了上风的秦翩然再一次伸出手,“所以,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我要拿回来。”

    “是不是我不给你,你今晚就不会走了?”河西决憋着气问道。

    秦翩然点点头,“是。”

    河西决倒吸一口气,努力在心里让自己冷静,再冷静,然后说道,“我可以给你,哪怕你以后再拿去卖掉也好,扔掉也罢,只要别让我知道就行,但是秦翩然,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有些卑鄙无耻了吗?还是你以为,只要你看上的东西,只有你想要的时候,它就会在那里等着你吗?”

    “能让我看上的东西,喜欢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既然我看上了,我不会轻易松开。”

    河西决觉得自己已经没办法跟这个男人沟通了,最后从衣兜里拿出了那个领夹,不悦的丢给了他说道,“拿去拿去,希望你以后别再打扰我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早些休息吧。”秦翩然权当没听到她的话,拿到东西就上了车,开车离开。

    动作行为都是一气呵成,让河西决都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开车走了。

    所以……他真的只是来拿那个领夹的?

    河西决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气恼的跺了跺脚,然后沉着脸回了家。

    只是被秦翩然这么一闹,她是真没办法睡觉了。

    听了好一会音乐,都没办法入眠,然后懊恼的抓着头发骂了一句,“秦翩然,你就是个混蛋!”

    河西决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勉强让自己有了一点睡意,正在迷糊的时候,手机再一次叮铃的响了起来。

    她懊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心想,今晚这手机是跟自己有仇吗?

    还是打电话的整个人跟自己有仇?

    当她看到上面的名字,一下子就肯定了,这个人就是跟自己有仇!

    这人不是秦翩然,又是谁!!

    河西决压抑着怒气,接起电话直接骂道,“秦翩然脑梗塞会引发癫痫病吗,你有病就吃药,别来烦我!”

    “就烦你。”秦翩然回了嘴,“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吗?为什么还没睡?”

    “我……”她到是想睡,是谁打电话来吵醒她的?!

    “阿娇……”他又突然换了语气,温柔到不行,“阿娇,我想你了。”

    河西决浑身发麻,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或者是因为睡眠不足出现了幻觉,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脸,看了看手里的手机。

    “秦翩然,你是不是喝酒了?”河西决猜测的问道。

    “喝了。”他到是老实、

    河西决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也只有喝了酒,他才会这样。

    虽然也极少见到这样的他,看他这样,河西决也只能说到,“喝了酒就早点休息,就算你睡不着,也别打扰别人。”

    “我又没打扰别人。”秦翩然解释了一下,“阿娇,你还爱我吗?”

    “不爱。”她回答道,语速很快。

    “我没听清,你再说次,你还爱我吗?”

    “不爱……”

    “你还爱我吗?”

    “都说了不爱了。”河西决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电话里跟一个醉鬼说这样的对话。

    明明她应该挂断电话的,可就是……舍不得……

    她居然舍不得……

    “答案不对,你再说一次,我不想听这个。”秦翩然咕噜了几句,又一次问道,“阿娇,你还爱我吗?”

    “……”这一次,她索性沉默了。

    “我知道,你还爱我的,对不对?”

    “不对。”

    “对不对?”

    “……”

    又开始这样的死循环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qqc.com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