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苹果汇 >  正文内容

秦暮楚楼司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9章:你没资格诋毁我的爱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运城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

    『小♂说÷吧→<a href=" target="_blank">』。

    鸢尾忍不住抽噎了一声,“我现在后悔了,我就不该跟着他回来的!”她到底没忍住,哭出了声来,“霍慎,我现在特别难受……”

    鸢尾一想到他顾谨言过不久可能真的就要和苏解语步入婚姻殿堂,她就觉得自己心脏有如刀绞着一般,难受极了,鸢尾捂紧自己心脏的位置,喘了口气,“胸口闷得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

    鸢尾在电话里那种无助的哭声以及诉说声,不断地揪扯着霍慎的心弦,他舔了舔干涩的薄唇,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听的话来安慰她。

    他霍慎女人虽多,但确实没有哄女人的经验。

    这一点上,他几乎算得上半个新手。

    “小怪物,你先别哭……”

    鸢尾还在哭,霍慎也有些乱了分寸,“别哭了……”

    “小怪物,你这一哭,把本少爷心都给哭乱了。你现在在哪呢?”

    鸢尾被他的话,有些逗笑了。

    什么叫自己把他的心给哭乱了?

    鸢尾抹了一把泪,打着哭腔道:“我刚刚不告诉你了吗?我在A市啊!”

    “不是,我是问你,你家在A市哪儿?”

    “你要干嘛?”

    “没事,就关心一下而已!行了,你先别哭了。”霍慎似乎又进了酒吧里去,手机里的声音顿时变得糟杂了起来。

    他在电话那头说着话,但似乎并不是跟她说的,而是与酒吧里面那些狐朋狗友们交代着什么,大概是要提早先回去了,鸢尾反正也没听太清楚,就模模糊糊的听了一两句而已。

    “霍慎,我这没事,你有事你就先去忙吧!”鸢尾不想自己打扰了他玩乐,大声在开封市哪家医院能治成人羊癫疯电话里交代了一声,确认他听到了之后,鸢尾就自顾自的把电话给挂了。

    霍慎倒也没有再追电话过来。

    同霍慎打完电话之后,鸢尾的心情似乎有所好转,她起身,预备进屋去的,却不想,一抬眸,意外地,就撞见了前方正沉步朝她走近过来的,顾谨言!

    挺拔如松的颀长身影,站定在鸢尾跟前时,她才后知后觉的缓回了神来。

    鸢尾仰头看他。

    黑暗中,他那张俊美无俦的面庞上似更多了几许让人看不明白的神秘之色,那双漆黑的深潭里还敛着淡淡的幽光,目光落在鸢尾那张还染着泪痕的小脸蛋儿上,深眸沉了沉色。

    对上他探究的视线,鸢尾的眼眶又不争气的红了一圈,但好在,她没再让自己哭出来。

    只是,面对他,却一时间又不知开口说些什么好,假装大方的祝福他?还是说出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鸢尾低头,别过了脸去,“我是不会祝福你们的!”

    到底,她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秦鸢尾向来就是这种性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慕了多年的男人,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原谅她,她没办法说出那一句祝福的话语来。

    其实,很多时候鸢尾都会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顾谨言的,是从她转去C市上学之后么?可如果只是那时候的话,那自己当初为什么一听母亲说他去了C市,就也屁颠屁颠的跟着跑了过去呢?

    顾谨言微敛眉,定神看着她,漆黑的深眸里,不见几分多余的波澜,却倏尔,抬手,捧过她别开的小脸蛋,将她脸颊上的泪痕擦拭了去。

    鸢尾惊了一下,想避开去的,可面对他手心里的那份温暖,鸢尾还是认输了。

    眼泪,登时就如雨一般,倾盆而至,转瞬的时间,就打湿了顾谨言的手心。

    眼泪,越擦越多……

    顾谨言只好作罢,沉声叹了口气,而后停了手里的动作。

    他没说话,只是深敛双眸,沉沉的看着荆门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她,一直看着,鸢尾有种错觉,仿佛自己会要被他吸进他那双如黑洞一般的深眸里去。

    被他盯着,心脏更是“噗通噗通——”杂乱无章的跳动着,鸢尾有些手足无措。

    “我妈……想让我回S市念书。”

    最后,到底是鸢尾先开了口。

    顾谨言闻言一愣,漆黑的深眸闪烁了一下,眸底色泽更加浓稠几分,“你怎么想的?”

    他问她。

    又成功的把问题抛给了她!

    她怎么想?她能怎么想?鸢尾不知自己能作何想。

    她低头,不语。

    眼泪不断地在眼眶中打着转儿,却倏尔,颊腮蓦地被顾谨言的大手捧了起来,“告诉我,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顾谨言的声音似乎沉哑了些许,盯着鸢尾的双眸也深邃了几分,言语间似乎还有些急切,只是他并不自知罢了!

    鸢尾红着眼定定的看着他,半晌,没有回答却反问他道:“那你呢?你怎么想的?又希望我怎么做?”

    鸢尾觉得,自己怎么想,怎么做,其实全都取决于他!

    无论她怎么想,怎么做,到最后,只需要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她的所有!

    她向来是最听他的话!

    顾谨言沉了沉眸色,正了正身形,收回了自己捧着鸢尾脸颊的大手,把手插-入了裤口袋中去,半晌,薄唇轻启,沉声道:“我尊重你的想法。”

    鸢尾只觉胸口一疼,那儿仿佛被一记重锤狠狠地敲中了一般,她骄傲的仰高脑袋,冲他轻轻一笑,“那我转回S市去呢?”

    顾谨言只是看着她那双含泪的眼眸,不说话。

    她不知道,这副又哭又笑的模样,看起来更加狼狈。

    “那就回S市去吧!”

    其实,有那么一瞬的,顾谨言差点就把挽留她的话,脱口而出了。<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br>
    话到了喉咙里,最后,理智到底还是占了上风。

    或许,这才是他们之间最正确的路!

    那些种种不该有的失控和越轨,也应该扼杀在摇篮里!如今,以她的离开来结束,自在最好不过!

    “好……”鸢尾点了点头,眼泪到底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那我回S市,也好,从此以后再也不用麻烦你了,顾叔叔!”

    最后那句‘顾叔叔’,鸢尾刻意加重了语气。

    可能真的,她从打一开始,就走错了……

    她到底不该去C市的!到底不该对眼前这个男人存在任何幻想的!

    顾谨言漆黑的深眸,居高临下的锁定着她,性感的喉头艰涩的滑动了一下,他沉声与她道:“你叫我一声叔叔,我就永远是你叔叔!若我们俩有其他关系,那也一定是扭曲的,是不该存在的……”

    “你没资格诋毁我的爱情——”

    鸢尾哭着喊了一声,抹着泪,跑回了自己家里去。

    顾谨言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深黑的眸仁间里多了几许晦涩和黯然。

    爱情?这两个字,于他,是罂粟一般。

    明知有剧毒,却又忍不住想要尝试,想要品尝……

    秦鸢尾,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

    深夜,寂静。窗外,寒风料峭,冷得有些刺骨。

    鸢尾埋在被子里迷迷糊糊的睡着,却倏尔被床头上的手机给吵了醒来。

    这大晚上的,谁还打电话啊?

    第一遍,鸢尾没听。

    不爽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第二遍,又响了。

   &nbs请问一下治疗病癫痫病好的治疗方法是什么?p;鸢尾不悦的皱了皱眉,这才懒洋洋的从被褥中伸出了小手来,拿过床头手机,半睁着眼看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霍慎!

    这家伙!!

    鸢尾看一眼时间,这都已经快凌晨三点了!!他肯定是玩到这会儿刚散场。

    鸢尾真不想听他这种深夜扰民的电话,又担心这家伙一直打个不停,于是,她只好按下了接听键,还不等那边的霍慎说话,鸢尾就抢白抱怨道:“大少爷,你干什么呀?你也不看看几点钟了,这可都凌晨快三点了,你不睡觉,我还得睡觉呢!你故意整我,是吧?”

    “小怪物,你家在哪呢?”霍慎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什么呀?”鸢尾这会儿睡意也醒了不少,她敛了敛秀眉道:“你这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就为了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我都跟你说了很多遍了,我家在A市!!你问这干嘛呀?总不至于你要过来找我玩吧?”

    后面这话,鸢尾当真是瞎扯的!

    “你家在什么位置,具体点!什么区,什么路……算了!你直接给我微信发个地位吧!”

    鸢尾一听这话,登时睡意全无,她一下子从被子里坐起了身来,“你在哪呀?要我家具体地址干嘛?”

    这家伙,该不会真来找她玩吧?但怎么可能呢?!他又没疯!以为他霍慎真是闲得发慌不成?再说了,几个小时之前人家还在C市忙着泡妞呢!何况现在还是大晚上的。

    “我到A市了,刚下高速公路。”霍慎的一句话,就回答了鸢尾所有的猜测。

    “什么?”这家伙,果然是疯了!“霍慎,你没跟我在开玩笑吧?”

    “小怪物,咱们先说正事,好不好?你先把你的地址告诉我,等本少爷找到你之后再说,行吗?”霍慎的声音里似乎有些几分疲惫之色。

    也是,大晚上的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能不累么?!

    鸢尾一听这话,分毫也不敢再耽搁,“行,我马上发你手机上!”

    『小♂说÷吧→M.XiaoSHuob.CoM』。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xinwen.ysqqc.com  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